中国重汽(000951.CN)

两大循环链筑起护城墙 骆驼股份要再造两个'骆驼'

时间:20-09-17 03:32    来源:金融界

“骆驼真的就像骆驼——电池是储能的,骆驼也擅长储能。我们公司走得不算快,但一步一步走得很稳,我们相信这样才能走得长远。”日前,在湖北襄阳骆驼股份总部办公室,公司董事长刘长来接受了记者采访。

从鄂西北一个街道修理铺出发,走过42年,骆驼股份已经成长为国内最大的汽车电池服务商。目前,公司拥有3100万KVAH的铅酸蓄电池产能,客户包括奥迪、大众、通用、福特、日产、本田、解放、戴姆勒、陕重汽、中国重汽(000951)(港股03808)、东风商用等,基本涵盖所有主流整车厂。在国内汽车主机配套市场上,公司市占率达到48%;在维护市场上,公司市占率达到25%。

“很多人认为铅酸蓄电池是夕阳产业,我反而认为是个朝阳产业。和需求相比,骆驼的业务增长空间还非常大。”刘长来说,“没有不赚钱的产业,只有不赚钱的企业。我觉得我很幸运,找到了一个金饭碗。只要有车跑,我们就有生意。”

四大“法宝”打市场

正如刘长来所说,“骆驼”走得不算快,但一直在朝着一个方向稳步前进。

2011年,骆驼股份在上交所挂牌。当年,公司一共有6条铅酸蓄电池生产线,合计产能为830KVA,在主机配套市场占有率约13%。此后,公司市占率逐年提升,2018年主机配套市占率达到39%,2019年达到45%,今年上半年进一步提升至48%。

“我不认为50%就是顶,江森在美国的占有率超过70%,我们为什么不能呢?”刘长来说,无论是技术实力还是服务水平,如今的骆驼都不差。

江森是目前全球最大的铅酸蓄电池生产商,年产电池约1亿只。而骆驼目前的年产量仅2800万只。

骆驼股份总裁夏诗忠认为,在抢市场方面,公司有四大优势,这是公司赖以生存发展的四大“法宝”。

一是技术优势,公司的铅酸电池产品和技术创新迭代国际领先,拥有核心专利及技术200余项;二是性价比优势,公司具备国内最大的产销规模和产业链协同优势,在成本控制方面做到了全球领先;三是管理优势,公司严苛的质量管理体系,覆盖了全球主机厂的要求,很容易得到各主机厂的认可;四是服务优势,对售前、售中、售后均有完善和规范的跟踪服务,通过服务品质提升客户的满意度。

据介绍,几十年来,骆驼股份坚持每月召开一次降成本会议,由董事长主持,全部生产线要对成本进行对标比较,“哪条线成本高了,找原因,找措施;哪条线成本低了,找方法,给奖励。”夏诗忠介绍,以前是和行业内最优秀的企业对标,现在主要和自己比。

技术创新和大量智能设备的应用,进一步帮助公司取得领先全行业的优势。年产能1920万只电池的骆驼襄阳公司,是全球最大的铅蓄电池生产基地之一,目前工人总数不到1500名。“我们考察了全球几乎所有的铅酸蓄电池厂,这个属于最先进的。”该基地负责人邓经理介绍,骆驼股份生产线的很多装备都是自己在实践中逐步摸索出来的,然后委托设备厂家开发,这些个性化设备极大地提升了效率。

“有很多人问过我,骆驼是怎么做大的,其实很简单,我们比较老实,就一门心思想着把事情做好。譬如说今年疫情防控期间,停产50天,运输成本涨了好几倍,我们没有断一个主机厂的货,可以说是想尽了一切办法,最后客户都被我们感动了。”刘长来说,这体现了公司诚实本分的价值观。

在券商研究员看来,随着市场认可度的提升,骆驼股份在下游主机市场的渗透率仍在进一步提升中。

两大“循环”筑城墙

诚实本分,为骆驼股份提供了强大的执行力;循环经济,则为公司业务指明了长期方向。

“初衷其实很简单,铅容易引起污染,我们就一直在思考:能不能没有污染?循环经济给我们找到了一条出路,现在来看,这条路不仅能走通,而且越走越宽。”刘长来说。

据介绍,以铅为中心载体,骆驼股份打造了一条“生产-销售-回收-再生-生产再利用”的完整闭环:骆驼生产的电池卖给汽车主机厂或维修店,公司提供新电池的同时回收旧电池,旧电池随后进入再生公司回收铅,铅作为原材料继续生产电池,“全回收型”蓄电池可以实现100%的回收利用。

骆驼股份目前有5个再生铅工厂,废铅蓄电池年处理能力为71万吨,可以再生约40多万吨铅,正好能满足公司3100万KVAH电池的需要。

铅是铅酸蓄电池最主要的成本,占比约70%。最近几年,铅价波动较大,通过回收再生的模式,公司较好地回避了成本大幅波动的风险。据统计,作为一家制造业公司,骆驼股份一直保持着较好的毛利率水平,2017年、2018年、2019年分别为20.85%、19.56%、20.06%。

除了生产线上的循环链,在销售上,骆驼股份也打造了一条循环链,采用二维码技术进行成品流向追踪,实现“销一收一”。

和大多数公司的销售渠道不一样的是,骆驼股份的销售是一个双向业务。“销售产品,就地服务,就地回收。”刘长来说,把维护市场和回收业务结合起来,有助于公司向“制造+服务”转型。

一个典型的业务场景是,车主发现自己的电池需要更换,通过电话或者APP发出信息,骆驼股份会立即安排就近的工作人员上门服务,换上新电池,用原包装带走旧电池,“不落地,没有污染,没有浪费”。

据介绍,为了能够在半小时内完成换电池服务,骆驼股份在全国成立了30家省级分公司、230家地市级分公司,共签约经销商近2000家,终端网点超过35000家。

“互联网能快速帮助我们找到客户,只要我们的产品有竞争力,服务能做好,那这个客户就会一直用我们的电池。”刘长来介绍,公司建立了统一服务标准、统一管控的线上订单处理平台,涵盖京东、天猫、途虎、拼多多、苏宁等主流电商平台,通过手机APP能实时看到全国各地的销售和回收情况,“我一天要看好几遍”。

在券商观察人士看来,借助互联网手段,骆驼股份的“销售铁军”帮助公司建立了另一堵护城墙,“通过就近服务,提升市场份额;通过循环运营,提升整体价值。”

再造两个“骆驼”

做到国内第一后,骆驼股份未来的增长点在哪里?

“我们对市场一点都不担心。第一,国内的市场还在增长,还有很大的空间;第二,海外我们刚刚出去,主机厂的需求我们都还没能满足;第三,我们也一直在布局一些新的业务。”刘长来介绍说。

国内维护替换市场是公司短期主攻的方向。目前,我国汽车保有量约2.7亿辆,起动电池一般3至5年需更换1次,仅按照每5年换1次电池来计算,每年的电池需求量也超过5000万只。“我们目前的占有率只有25%,如果到50%,那就有1000万只的增量。”

产业整合也有利于市场进一步向龙头企业集中。据介绍,目前国内有300多家铅酸蓄电池企业,而整个北美不到10家。此前,骆驼股份已收购了湖北的华中电池厂、扬州阿波罗和广西天鹅,初步完成了在国内东西南北中的布局。

海外业务正有序推进。去年下半年,骆驼股份投资1.5亿美元建设的马来西亚工厂投产,成为当地最大的汽车电池生产商,一期年产能达到250万只。

“马来西亚是一个桥头堡,最大的市场在北美,主机厂要求我们在那边设厂,维护市场也有需求,受外界环境变化的影响,我们推迟了步伐,但走出去是必然的。”刘长来说。

市场先行依然是最可靠的策略。据了解,骆驼股份已经对上汽大通印度项目多次供货,对福特墨西哥工厂两个项目已小批量供货。

新能源电池也是一个潜在的增长板块。“骆驼从来没有放弃过新能源电池,也不可能放弃。”刘长来强调。

据介绍,由于新能源电池厂家普遍采用与铅酸蓄电池厂家完全不一样的打法,持谨慎态度的骆驼股份未能挤入第一梯队。“我们采取研发跟随的策略,待机而动。”刘长来表示,公司每年投入近1亿元进行新能源电池研发,铅酸蓄电池业务良好的盈利能力为此提供了保障。

在新能源电池板块,骆驼股份已选定了一个细分领域寻求突破。今年4月,由公司48V锂电低压系统平台独家配套的东风启辰星车型上市。“仍然是与主机厂配套,熟悉的客户,熟悉的市场。”刘长来说,骆驼的性格决定了要走这条稳妥的路。

一直追求稳健经营的骆驼股份也在尝试开放式发展,并在武汉建立了创新中心。“公司的研究院有300多人,有两名院士作为外部专家领衔。我们正尝试把项目股权化,通过股权来吸引优秀的人才共同创业,围绕汽车产业以及能源产业有发展前景的项目进行孵化。”刘长来说。

一些着眼于未来的项目也已经有所突破。如燃料电池,公司与武汉理工大学合作,已具备检测燃料电池部分核心材料及关键部件、单体电池的能力,具备小功率电堆研发试制能力。

“再造一个骆驼?从市场空间来看,我觉得可以造两个。”刘长来自信地说。